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知县夫人除野僧-【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4:54:38 阅读: 来源: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话说早先,漳州城五里八乡的人,逢年过节便到云洞岩上朝拜十八罗汉殿,同时游览岩顶风光。可是到了明朝时,却出现了一件怪事:每每年节一过,龙溪县大堂便响起击鼓鸣冤的声音,原来是不少少妇少女到云洞岩上烧香时失踪了。有几任知县马上率领衙役上山踏勘、搜寻,罗汉殿里除了一个老僧以外,没有任何人的踪影。一年又一年,虽然到那里去烧香的女子渐渐少了,但仍有外来香客报案。

有一年,新任知县徐胡到龙溪县上任。这位年仅十八岁的年轻人,上任第一天便有人击鼓鸣冤,真是煞了他的升堂风采。但他仍然仔细听了报案人家的陈述,然后带了一班人马,立即赶往云洞岩。

徐胡来到山脚,看到香客信士络绎不绝,他放眼全山,心里暗暗赞叹:“好一个风光旖旎的风水宝地”当他到了出事地点十八罗汉殿门口时,只见一位老僧站在门旁,一手执拂尘,一手转佛珠,轻声细语地说:“欣闻县太爷莅临,贫僧有失远迎,乞望恕罪。”徐胡大步上前扶住老僧,说:“哎,虽然本县身有官阶,但师父总是长者,怎好劳烦出门相迎。”

老僧把徐知县迎入殿堂,捧出茶水,徐胡便问起近日进香信士的情况,老僧说:“托菩萨神明,年年月月日日迎来四方施主,一切如常。”当徐胡问起前天有女子来此进香,旋告失踪的事,老僧惊讶地说:“有这等事罪过罪过。前来进香的施主,贫僧都是有迎无送,离山之后,贫僧一无所知,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贫僧更少过问。”

徐胡一想,老僧所言极是,女人入庙,僧人哪敢斜视。徐胡说:“只因公事在身,本县不得不违背庙规,请师父带本官巡视庙堂内外如何”

“哪里哪里,皇天后土,惟命是从,贫僧为解救凡俗危难,挞恶扬善,理当奉陪。”

徐胡在老僧陪同下,先膜拜了十八罗汉,然后便步步踏勘,殿中砖地均为实地;敲击四壁,均为砖砌;菩萨台座亦严严实实。老僧的禅房,斗室寸土,只供一人睡卧,四壁清洁。之后,他又沿殿堂四周、转石绕树,均无发现异常。正当徐胡准备回府时,山下又来了两个妙龄女子,提着香篮姗姗而来。老僧说:“老爷恕贫僧不能远送,山下又有施主来了。”徐胡连忙摇手道:“无妨无妨。”

徐胡走下山时,行至一块刻有“丹霞第一洞天”大字的巨石旁,便悄声对一个衙役说:“本县要去下面佛母殿走走,你守在此石处静候,看看那两位女子是否下山”

徐胡一行到了佛母殿,参拜十八手佛母,然后径自下山回府。

徐胡回到府中,那个守伏在大石旁的衙役前来报告,说那两位女子参拜了十八罗汉,然后有说有笑地下了山,老和尚连送也没送出门口。

徐胡心里犯了难。这广漠山野,屡出案情,一来时间拖的长,二来人证物证全无,要怎么办才好。回到后衙小厅,他的夫人朱赛花连忙招呼他进餐,说:“时已过午,官人怎么不怕饿坏身体”徐胡满脑子装着报案人家哭叫得死去活来的影子,担心那无辜女子现在到底在何方,是死是活是伤,哪有胃口进餐。他长叹一声,便径自入室歇息了。

朱赛花一看,吃惊地跟进了房,说:“官人,今日升堂大喜,你怎么闷闷不乐,可是身体不适”

徐胡当官之始就自勉“公事与家事”分清,以免“夫人干扰影响公正”,不想把衙门的事带到家里,此时看到爱妻如此关切,自己又一时无计可寻,就把今天出现的案情说了一遍。朱赛花听了心头一震说:“此系人命关天之事,官人为民分忧,为妻理应相助。依我所见,此案并非偶然一现,应当查个水落石出。为妻在家时,曾听邻居阿婆唬过她的孙女说:‘你要再哭,我送你去东他岩云洞岩 十八罗汉殿。’我当时问她,你怎么这样吓唬你孙女她说:‘你不知道,那个殿有老虎出没,有些去拜菩萨的人经常在那里被叼走。’可见这不是一两个人受害,应该查一查,探个究竟。”

徐胡一听,觉得有理,马上跑到公堂,叫师爷等人把近年来几位前任的案牍查阅一下,看看有否类似的案情。一查,果然每隔十天半月左右,便有一起发生在十八罗汉殿的女子失踪案。徐胡马上发令,召集一些尚在本地的受害者家属,前来重诉案情。徐胡听过以后,发现有几点雷同:一是出事地点均在十八罗汉殿参香后失踪,二是失踪人均为年轻美貌的女子,三是失踪后均不见尸首及随带物品。徐胡想,劫财劫色的盗寇为何只出现在十八罗汉殿如果是老虎叼人,为何历任官员踏勘时不见血迹、不见遗物,难道老虎连首饰珠宝都吃进肚子里吗看来,守庙的老僧有重大嫌疑。但又一想,此僧年届花甲,举止温文尔雅,卧室内又无异常,难道是作案者为嫁祸老僧,专在此作案不成思来想去,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过了一个月又三天。

这一天,徐胡刚起床洗漱完毕,还没进早餐,府门口堂鼓又响了起来。原来,报案的是外县一个员外,一家人发了财,到云洞岩十八罗汉殿祈求平安。全家人拜了菩萨后,慕名“仙脚迹”,上山游览。惟有小女有惧高症不敢再向上攀登,由婢女作陪在罗汉殿门口一块石板上歇息。众人看了仙脚迹很快下山,却不见了主婢两人。询问庙中师父,师父说只见两个女子沿山下去了。全家人在山下大小洞穴找了一夜一天,仍不见两人身影。

徐胡闻报,马上打轿上路。到了山下,急急登上十八罗汉殿,令人细细搜寻石缝草间,看看有否遗物。结果,在山坡上“婢女坑”洞旁发现主婢两人的绣鞋。山村附近的人活灵活现地说:“从前一位张员外,生了个呆傻儿子,三四十岁都不懂世事。张员外从外地买了一个女婢,意欲强迫她与呆傻儿子成亲。女婢坚决不从,跳涧身亡。这是女婢的亡灵把这主婢两人招引去作伴了”听了这个传说,众人心惊肉跳,那个外地员外也信以为真,在婢女坑口烧了些纸钱,便回老家去,不想再追寻案情了。

可是年轻的徐胡心里却不平静。他苦思冥想,既然婢女坑会招人作伴,为什么这么多的游人没被招走,偏偏要招与罗汉殿有关的人呢朱赛花也赞同地说:“官人所想极是,依妻所想,冤女招人,为何要脱下主婢两人的鞋子摆在坑口呢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转移视线,嫁祸冤鬼。”徐胡反问:“那主婢拜了菩萨,出了殿门,与罗汉殿有何瓜葛呢”朱赛花说:“我倒要问官人,寺庙可有规矩,进了第一次,就不能进第二次”徐胡说:“没有哇。”朱赛花接着说:“既然没有,就有可能再进去一次。”徐胡说:“这么说,你是怀疑那老和尚”朱赛花若有所思地说:“对,我想起你上一次上山时,老和尚对你说,他对女施主不敢斜视,有迎无送,为什么当老员外问他主婢两人的行踪时他马上说,看见两个女子沿山下去了。就是说,他要引导众人搜山,拖延时间。到了第二天,本来已经搜寻过的婢女坑,却出现了两只绣花鞋,你说对不”

徐胡一听,有如拨开五里云雾,说:“按你的推测有道理,但是我身为朝廷命官,在没有人证物证之前怎么抓人呢就是凶手真的是他,他拒招供,你能做文书上报吗”朱赛花一想也对,推测归推测,办案归办案,现在必须拿到人证物证才行。徐胡想了想,说:“夫人,我想了个好办法”朱赛花马上问:“什么,快说”徐胡说:“我们去雇请两个女子,上山烧香。背后派人跟随,一旦发现女子不见了,马上把老和尚抓住,现场搜查,看他能做什么手脚蒙混过关”

朱赛花听了摇摇头,说:“此计是计,但不是妙计。要是那雇请的女子被害了,你于心何忍”

徐胡又垂头丧气地说:“是啊”

“莫气馁,”朱赛花说,“为妻还有一计。”

“什么计”

杭州妇科哪个医院看得效果较好

生物免疫疗法治疗肾癌费用

北联生物干细胞治疗糖尿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