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慈禧的私产一共有三千万两她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发布时间:2020-02-27 10:54:27 阅读: 来源: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慈禧的私产一共有三千万两 她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还不知道:慈禧的钱有三千万两的读者,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封建时代的帝王富有天下,视天下四海为其个人私产,理应不会另外“敛财私蓄”。然而,历史上偏偏不乏有爱财如命的统治者,视窖金藏银与积累财富为最大快乐。如明朝的万历皇帝,派太监开矿设卡,俾使天下财富,俱皆滚滚而入大内。

但本文所说主角还不是万历皇帝,而是统治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慈禧生活奢华这是取得普遍认同的,但很少有人听说她也是个好货之主。她在晚年之时,偏爱货贿,宫中积财如山,内外贪风大起,国家政治终于被弄得腐败不堪,直接导致了国家衰败与革命之兴起。明朝的历史去今太远,慈禧太后的故事则殷鉴不远。

关于慈禧晚年好货贿,并非空穴来风,其渔利所得究竟有多少呢?

现在所能见到的,有两种说法,一说有英镑二千五百万,一说有白银三千万两。徐珂的《清稗类钞》属于前一种说法,云:

光绪甲午,中日战事事亟,孝钦后欲以所积金银,合一千五百万英镑,交汇丰银行汇至英伦。汇丰索酬资每两二厘五,不允。和议成,遂止。庚子西狩,则悉埋于地。旋被人发掘,取去无数。其地后归美军管理,然仅余九百余万。及回銮,一以储蓄为事,继长增高。至末年,乃积至二千五百万镑。世所称孝钦遗帑者,即此也。

孝钦是慈禧的谥号。此说慈禧所积财富,到最后达英镑二千五百万之多,这恐怕是有误的。因为当时的英镑价值甚高,一英镑可换白银八两,折合白银二万万两左右,估计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数目。比较客观的,还是三千万之数。刘体智在《异辞录》中记载:

太后私蓄三千万,半在南苑,半在犬内,皆用红绳束之。庚子之岁,乘舆播迁,辇运不及,乃遗之去。八国联军入都,世相时以内大臣居守,用日兵为卫,洎驾返而无所失,慈颜大悦,世相以此骤贵。孝钦皇太后崩,宫监黠者,尽其所有以献孝定皇太后,而阉人之势,因此不衰。孝定皇太后旋崩,宫禁内事,仍为旗员把持,辛亥后大内用度,想出于此,何时侵蚀殆尽,亦无可考。

光绪帝皇后在宣统即位后被尊为皇太后,称隆裕太后,死后谥孝定。所谓“世相”,即指光绪末年至宣统时在相位的世续。明清两代,以出任殿阁大学士为“拜相”。世续在庚子回銮以后屡升至大学士,曾居相位,所以可以称之为“世相”。

此人在庚子之乱前只不过是内务府大臣,庚子两宫西狩而世续留守北京,此后便青云直上。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两宫尚未回銮,世续便以留守身份授礼部尚书。回銮以后,升迁更快,光绪二十九年八月调吏部尚书,三十年十月升协办大学士,三十一年六月升东阁大学士,正式成为揆阁,由此直到宣统三年九月退休为止。

由于世续之升迁得力于居守有功,颇能使人相信,他或者真的曾经立下过保全慈禧宝藏之大功,否则慈禧太后何需对他如此恩遇。问题的关键是,这三千万两之数,究竟是否可靠?

从慈禧晚年执政的情况来看,积三千万两白银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可能性还比较大。更何况辛亥革命之后,隆裕、宣统以及摄政王载沣的福晋为了图谋皇室复辟,曾经以极多的经费从事于秘密活动,若不是有此一笔巨大的积蓄从事于此,这一种贿赂收买的工作确实很那着手。

慈禧太后的私财数目如此庞大,我们就应当试加探究,她的这一笔巨大财富,究竟是以何种方式积聚而来的?对于这个问题,清末以来的私家笔记,颇有若干资料可以构成答案。如王照所撰的《方家园杂咏纪事诗》中,就有一条说:

慈禧卖各式肥缺,以为常事,珍妃曾一效之,遂立败。然墙茨之言,惟珍瑾无之耳。凡太后所卖之缺,分为数类。一,粤、闽、淮、崇文门、张家口、杀虎口、山海关各监督,宁、苏、杭各织造,此皆专为应卖之品,可以明挂招牌者也。二,各省三品以上大员,此为帝心简在,分私不易分析也。学政主考,此乃清贵之官,似不至有此卑鄙。实因考差例不发榜,然心简所在,必有御笔暗记之名单,则近侍窥及,得以出而招摇,久之而风气败坏,翰林官与阉人,遂成密切之地位。此奇怪之现象,实始于慈禧。三,道府内放之缺,遇有素称肥缺者,部中书吏,将应开列请简之名,赠与太监而招摇之,多为撞木钟,非真太后出卖也。

清代制度,海关、税关、织造等肥缺,多为满人专利。慈禧视其缺制肥瘠而定列价格,公然出卖,这还可以说是对实际政治不致发生太大的影响。至于监司以上的外省大员,以及翰林外放的学政主考之类,居然亦需要关节贿赂之后方能得到,则其对于实际政治所产生的恶劣影响,就远非税关监督与织造衙门之类差使所能比拟的了。

许指严在《十叶野闻》一书中说,为慈禧经手卖官鬻爵之人,乃是宫中最有势力而又最得慈禧宠信的大总管李莲英,其居间所得酬庸,即有白银二百万两之多,转送于慈禧太后的,当然更多。

卖官鬻爵是慈禧得贿的一个途径,至于另一种弄钱的方式,则是纵容朝中权贵人物贪污,然后接受其孝敬。这一种事例中,最为明显的,莫过于庚子拳乱之后担任领班军机大臣的庆亲王奕劻之贪污。

胡思敬所撰的《国闻备乘》中有“叉麻雀”一说:

麻雀之风,起自宁波沿海一带,后渐染于各省,近数年来,京师遍地皆是。薪俸既丰,司员衙散,辄相聚开赌,以此为日行常课。肃亲王善耆、贝子载振,皆以叉麻雀自豪。孝钦晚年,宫中无事,亦颇好此戏。奕劻遣两女入侍,日挟金数千与博,辄阳负,往往空手而归。内监宫婢,各有赏赐,每月非数万金不足供挥霍。又自西巡以后,贡献之风日盛,奕劻所献尤多。孝钦亦深谅之,尝语人曰:“奕劻死要钱,实负我。我不难去奕劻,但奕劻既去,宗室中又有谁可用者?”盖奕劻贪婪之名,上下皆直言不讳,言路以此参之,宜孝钦付之一笑也。

在现实的政治交际中,有所谓的“叉政治麻将”,无非是以赌博输钱以结好对方的手段。然而叉政治麻将必需有极好的麻将技术,在输与不输,及何时当输的情况下,都必需拿捏到恰到好处,如此方能达到输钱结好之目的。

想不到早在清末时,奕劻早已深谙此战略。他借麻将输钱的方式使慈禧太后利源滚滚,不但使他成为政坛上的不倒翁,而且使他的包庇力量直接来自国家的实际统治者慈禧,然则他纵有贪污之事实,御史之笔亦绝对参不倒他。

至于奕劻所输之钱从何而来?一方面固然出于营私纳贿与卖官鬻爵,另一方面则来自北洋军领袖袁世凯之进奉。袁世凯于光绪末年练北洋新军至六镇之多,月费国家金钱巨万,想不到这里面竟有许多是用来灌输权门,以为巩固本身地位之用的。

及后袁世凯将六镇新军交出四镇,陆军部尚书铁良及新军军统凤山二人又复师法袁世凯之故伎,以北洋之军费结好庆王,奕劻又将其中之一部分转输宫廷,于是,新军的军费无形中又流入慈禧太后的银库之中,彼此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国家政治就这样在这几个人那里当作互相利用的工具,在那里送来送去,这个国家还能有什么前途,当然也就可以想见了。

乾隆晚年,由于和珅窃权弄柄,政治上充满了贪污贿赂的风气,各省的封疆大吏,为了结纳和珅,贪赃枉法的情形极为严重,百姓不堪荼毒之苦,掀起了惊天动地的川楚之乱,历时数年,耗费无数钱财。和珅贪污,所造成的后果已经如此恶劣,慈禧与当国的首相一起贪污,其后果当然更加严重。

手动对焊机

奢侈品回收加盟

双瓮化粪池

钢筋网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