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玩家充值11万却难变现流水36亿元游戏被指虚假宣传引诱消费

发布时间:2021-10-25 09:37:29 阅读: 来源: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玩家充值11万却难变现流水36亿元游戏被指虚假宣传、引诱消费

近日,多名手机游戏“贪玩蓝月”的玩家在“黑猫投诉”上投诉称,贪玩蓝月存在虚假宣传、引诱消费、退款无果等问题。

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的贪玩蓝月广告显示,该游戏由古天乐等多位明星代言,广告中有“装备高价回收”“无需充值”“装备随便爆,在线能回收,元宝秒兑换!”等类似醒目宣传语。但玩家们称,玩了游戏才知道,“什么高价回收,都是骗人的”“ 活动都要充钱参加”“进游戏就一直诱惑你充钱”。新京报报道称,截至今年3月,一名玩家已在贪玩蓝月充值11万多元,爆出的游戏装备却难回收变现。

应用商店信息显示,贪玩蓝月App的“开发者”为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官网显示,江西贪玩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游戏公司,旗下拥有网页游戏、手机游戏、H5游戏和海外游戏四大运营平台,总部位于江西上饶。

虚假宣传?

新京报报道称,投诉玩家表示,在贪玩蓝月里面,想要靠按部就班地打怪、做任务来提升自身战斗力,是一件繁琐而低效的事情。同时游戏内还经常会弹出那些充值的页面,提醒玩家充值可以更快的提升战斗力,让玩家在打怪时效率更高,人物形象上的特效更酷炫,而且充值还可以获得VIP,充值金额越多,VIP等级越高。

除了常规的VIP充值以外,游戏内还会经常出现各类抽奖活动刺激玩家消费。抽奖次数越多,可以获得的奖励会越好,中奖几率越大。此外,贪玩蓝月里面还存在战斗力很高游戏“托儿”,这些托儿能轻松击杀普通玩家,抢夺装备,以此刺激普通玩家充值。有玩家表示,最“上头”的一天,因此充值两万元。

玩家们原本以为,反正广告里都说了,打出装备最后能回收变现,充点值也不算什么。但后来发现,贪玩蓝月的装备回收都是有前提条件的:可回收的装备必须是在游戏活动期间成功完成任务后获取的,这些装备的回收价格,从300元宝到600元宝不等。

在玩家们看来,这只是游戏公司为了糊弄玩家而准备的。因为在贪玩蓝月里面,前期要想打怪,都要充值,每天几十、几百都是算少的。而装备回收只是偶尔才出现,而且每次参与以后,最多得到一件装备,最贵的也就是换600元宝,折合下来才6块钱。钱少不说,而且也没有实现像广告里说的“一键回收”“随时回收”,“只有能自由交易,玩家才可以把装备实现流通,换成元宝,这游戏才算有意义”。

恺英网络表示“不背锅”

时间财经发现,打开贪玩蓝月App,其首页显示的名称为“蓝月传奇”;虽然应用商店信息显示,贪玩蓝月App开发者为江西贪玩,但贪玩蓝月App首页标注的著作权人为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盛和成立于2011年,2016年开发出多人角色扮演网页游戏蓝月传奇。该款游戏在内测期间就引发广泛关注,上线后反响火爆,在游戏上线初期,月流就超过1000万。浙江盛和2015年净资产为-319万元,2014年及2015年连续亏损,2016年蓝月传奇上线后,开始盈利。浙江盛和也因此引起了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有限公司的注意,并于2017年被后者收购。

恺英网络2017年年中财报显示,蓝月传奇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止2017年6月累计流水超过20亿元,是毫无争议的年度最赚钱页游。

恺英网络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摘要中称,蓝月传奇自上线以来稳居畅销榜前列,截止报告期末累计流水超过36亿元。目前蓝月传奇已占据累计22个月以上占据开服数榜第一的强势地位,这款游戏采用精准营销宣传手段目前已成为页游界的经典案例,是市场上最成功的网页游戏产品之一。

期间,恺英网络将蓝月传奇的代理权高价转让给部分游戏平台,江西贪玩游戏就是其中一家。于2019年7月辞职的前恺英网络董事李思韵是杭州贪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而杭州贪玩大股东陈炜持有江西贪玩5%的股份。

江西贪玩获得蓝月传奇的运营权后,为了打响自己的游戏平台,开始围绕“ 贪玩蓝月 ” 这个新名字进行海量宣传和投放,请来张家辉、古天乐等多位艺人,推出“我系渣渣辉”等系列魔性广告,达成洗脑传播效果,成为2018年现象级的手游营销事件。

除贪玩蓝月外,江西贪玩旗下还有“至尊蓝月”“龙腾传世”等游戏,由同一批明星代言,除去横屏竖屏的区别,以及一些游戏画面上的差异,几款游戏基本一致。

恺英网络2019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江西贪玩共欠恺英网络2亿多元,占恺英网络应收账款总额的18.46%。恺英网络2018年报中,江西贪玩则欠恺英网络人民币超1.8亿元。报道显示,上饶市一名副市长曾介绍,江西贪玩2020年1月至2月的营收额为约10亿元,同比增长23%。

关于投诉中提及的虚假宣传、引诱消费等问题,恺英网络向时间财经表示,贪玩蓝月的运营方是江西贪玩,恺英网络只负责游戏的研发,之后的运营,从发行到推广等都是由江西贪玩负责,恺英网络不参与其中。不过,恺英网络并未回复游戏本身是否存在问题。

是否江西贪玩私自对贪玩蓝月进行了虚假宣传、引诱消费等操作?时间财经联系江西贪玩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此前,江西贪玩法人代表史和友表示,自己只是作为法人代表在该企业挂名,关于贪玩蓝月是否涉嫌虚假宣传一事,自己并不了解,“我人在江西,公司业务都在广州,我不了解业务,你们可以去联系客服,打不通的时候可能是休息了。”

“蓝月”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近年内部动荡。恺英网络2019年6月12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2019年10月26日,公司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公司2019年11月14日披露,金锋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2015年恺英网络借壳上市后市值一度高达500亿元,如今市值仅为62.4亿元。

而恺英网络和江西贪玩的“核心资产”--“蓝月系”游戏所面临的麻烦,也不只是玩家们的虚假宣传投诉。近年,恺英网络及其旗下公司、江西贪玩与娱美德公司、韩国传奇IP公司之间发生多次诉讼。

恺英网络2018年年报显示,娱美德公司、韩国传奇IP公司诉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江西贪玩蓝月传奇大电影案。原告诉请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判令两被告连带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00万元等。2017年9月6日上海恺英收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寄送的起诉状及诉讼材料。

恺英网络2019年半年报显示,娱美德及传奇IP公司控诉恺英网络子公司浙江盛和、上海恺英、杭州九玩的《蓝月传奇》手游著作权侵权,请求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害著作权行为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费用支出暂计1000万元。

恺英网络2019年12月21日公告称,12月19日,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收到代理律所提供的《传奇IP开庭陈述》,该案件已于仲裁庭开庭审理,传奇IP株式会社主张,截至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这些诉讼背后是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世纪华通子公司盛趣游戏围绕传奇IP的纷争。

恺英网络2016年从娱美德公司获得传奇IP授权,但盛趣游戏就此起诉恺英网络;恺英网络后续选择与盛趣游戏合作,并不再向娱美德支付费用,娱美德由此起诉恺英网络。

证券市场红周刊评论称,恺英网络若未能处理好诸多诉讼,那么其核心产品将面临无法正常运营的风险。一旦仲裁结果不佳或诉讼失败,巨额的索赔款很可能给上市公司带来更加可怕的后果。

环球企业网

环球企业网

环球企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