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北联谊公司因典当获罪再调查

发布时间:2020-03-02 10:41:18 阅读: 来源:离子交换树脂厂家

连续9年进入全国民营企业500强的湖北联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处在生死边缘。

因涉嫌挪用银行信贷资金高利转贷,湖北联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谊公司 )所营业务几乎全面停滞,其位于武汉闹市区的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一片萧然。

3月29日,时代周报曾刊发《湖北曝54亿典当资金高利放贷案 温家宝王岐山作批示》一文。随后两周内,记者进一步调查,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2009年8月,有举报人向审计署反映,称联谊公司挪用银行信贷资金高利转贷。2010年8月底,黄石公安局受指派侦办。当月,董事长高宏震等多名高管全部被警方带走。

该案于2012年3月26日开庭审理。检方指控,联谊公司伙同关联企业共发放72笔违法贷款,共计19.8亿元,其中挪用银行信贷资金5483万元,共获利8233万元。

典当贷款的主体,并非联谊公司,而是融泰典当。联谊公司与融泰典当同为湖北联谊实业集团(下称联谊集团 )的成员企业而已。联谊公司一高层管理人员抱怨道,其次,融泰典当所经营业务是合法业务,没有违法放贷。

截至记者发稿,此案仍悬而未决。

昔日钢铁大王遭遇生死劫

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号楚天都市花园B座,是武汉的核心地带。联谊公司的总部便坐落在21层和22层。

窗外的车水马龙和喧嚣嘈杂,更显它的凄凉。在公司入口处,年逾六旬的看护人员彭大爷独自坐在前台,无聊地打开电脑,上网看电影打发时间。在可容纳上百人的偌大会议厅内,桌上布满了厚厚一层灰尘。

联谊公司的窘境,让人扼腕,其主营业务为钢铁贸易,是全国11家特大型钢厂的代理商,在全国钢铁贸易行业名列第四名。公司年经营收入60亿元。

2007年,联谊集团进入典当业,于2007年7月注册成立了湖北谊信永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谊信永和),并于同年7月27日对拟成立的湖北融泰典当有限公司(下称融泰典当)进行了预登记。

随后,谊信永和与具有典当业资质的湖北民生典当有限公司(下称民生典当)进行合作,开展典当业务,直至2008年底融泰典当获批。

获批后,谊信永和终止与民生典当的合作,开始以融泰典当独立开展典当业务。然而,却突遭变故。

2009年10月,武汉特派办对联谊公司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审计结论认为:联谊公司通过关联企业谊信永和和武汉锴景工贸有限公司对外办理资金拆借业务累计发生额16658万元,其中挪用银行信贷资金12618.435万元(后认定为5483万元)。因涉嫌高利转贷,此案被刑事立案,并由黄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2010年8月26日,联谊公司总部被黄石公安局的数百名警察团团围住。董事长高宏震以及总经理、财务总监、监事会主席在内的高管均被带走。

公司状况急转直下十余家与公司有多年良好信贷合作关系的银行立即停止了合作业务,并蜂拥而至催还未到期贷款,要求提前回填未到期银行承兑汇票。

公司被迫将各钢厂已订购的钢材,各分子公司库存物资等采取降价快销的办法,提前偿还银行贷款和承兑金额14亿元。联谊公司的一名高管心有余悸,所有经营业务被迫停滞,财务状况困难,员工薪资无钱发放,也就纷纷离职了。

由此,高宏震潜心十数年组建的管理团队、经营团队,以及辐射全国28省市、累计1.8万余家客户的销售网络,一夜之间瓦解。

贷款发放主体被移花接木?

3月26日,此案在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上午9时开始,持续12个小时。直至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才告结束。

在12个小时中,辩控双方分歧巨大,首要焦点便是72笔贷款发放主体到底是谁?对于这一争论,双方焦点又主要集中在资金结算中心和贷款审批委员会两个机构的职能划分上。

检方认为,联谊公司未经中国银监会批准,伙同其他投资公司或单独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联谊公司单位刑事责任。同时,高宏震等6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2名直接责任人员也应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责。

知名刑法专家樊崇义等7名教授联名出具的《专家法律意见书》则认为:该案中典当业务行为的实施主体,应是融泰典当,而非联谊公司。独立经营且自负盈亏的谊信永和与融泰典当,才是本案的真正法人主体,而不应将两公司的典当业务行为认定是联谊公司所实施。

联谊公司成立于1994年。8年后,联谊集团组建。联谊集团下有十余家成员公司,而联谊公司是联谊集团的母公司。2007年上半年,高宏震看好典当业务发展前景以及希冀通过典当业务加强与外部行业沟通联系,开始进军典当业务。

同年7月,谊信永和成立;2009年1月19日,融泰典当成立。谊信永和、融泰典当和联谊公司都是联谊集团的成员企业,它们都受联谊集团的管理。

记者了解到,依联谊集团章程的约定,各成员企业的资源、资金、人力资源集中统一由联谊集团管理。联谊集团对各成员企业的管理职能由母公司联谊公司代行。因此,联谊集团将资金结算中心设在联谊公司。

同时,集团章程规定,成员企业的资金,须存放于集团的资金结算中心,如需资金,须向资金结算中心提出。这是实行对资金实行集中统一调度,分账结算管理。联谊方面向记者表示,所作出的资金调度指令,不是对成员企业业务的决策。也只是代行集团的管理职能,而不是联谊公司的行为。

所有的发放贷款业务,联谊公司都没参加。检方的这种做法无疑是移花接木。不能把融泰典当的业务安在联谊公司身上。上述匿名人士补充说。

另外,关于贷款审批委员会(下称贷审会 ),《起诉书》称,在放贷业务中,联谊公司授权在一定额度内投、融资公司内部审批会审批,超过授权额度则需提请联谊公司贷审会进行终审。

辩护律师汪少鹏认为,贷审会是作为融泰典当为开展典当业务控制风险所设立的机构。贷审会的功能是对所开展的典当业务进行风险评估,不是经营的最终决策。正如《起诉书》所认定的那样,一是典当业务风险评审前期200万元以下,后期1000万元以下,其风险由投资公司和典当公司自我评估,这说明投、融资公司是具有完全的自我决策、自我经营的行为能力。

非法放贷疑云

本案的另一个备受瞩目的焦点是:检方所指的72笔业务是否属于非法金融发放贷款?

在此72笔业务中,其中有17笔为谊信永和与民生典当合作,并以后者为主体。谊信永和在2007年7月成立的同时,对典当公司进行了预登记,申报典当公司因有前置审批程序,我们一直到2008年底才审批下来。谊信永和一公司职员告诉记者,在等待审批期间与民生典当合作,是为了储备投资及典当人才。况且,民生典当也是依法设立的合法经营典当业务的公司。

其余的55笔典当业务则是发生在融泰典当单独经营阶段。主辩律师汪少鹏举证说:2008年12月11日商务部为融泰典当核发《典当经营许可证》;2009年1月14日,武汉市公安局为其核发《特许行业许可证》;2009年1月19日,湖北省工商局为融泰典当核发经营执照。可见,融泰典当具备典当资质,设立符合《典当管理办法》规定,是合法的典当业务经营机构。

检方认为其中有一部分抵押财产权利凭证采取封包,没有到有关部门实际办理抵(质)押手续,因而不构成实际典当法律关系。72笔业务,大多为短期借款,最短的1天,长的不过十几天,有些抵押登记手续来不及办理。我们承认有这方面的问题。但不能因此否认典当法律关系的成立啊!联谊方面表示。

黄石市公安局还委托武汉正浩会计师事务所对3笔银行信贷资金和3笔贴现资金进行过鉴定。在6笔资金调度的账户中,企业自有资金余额均大于流入的信贷现金或贴现资金。因此,不能作出流出的对外借款资金为信贷资金或贴现资金的唯一性结论。

联谊公司还对鉴定所采用的移动加权平均法提出异议。根据相关会计准则,移动加权平均法只能用于核算原材料、库存商品等实物资产的实际成本。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4月14日,湖北省商务厅下发《关于2009年度全省典当行年审情况的通报》,民生典当、融泰典当与其他78家典当行被评为最高级别A级。即使在融泰典当已经涉案的2011年,仍被评为B级。

截至2011年底,湖北省典当行约150家。典当行业事关众多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此案的判决将会有极大的示范意义。湖北省商务厅的一位中层领导感叹说。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

民航总医院

北京方舟皮肤病医院

成都爱迪眼科医院